冬泳

冬泳长江、穿越木里无人区做男人要勇于挑战但

  我叫易江,重庆市忠县人,出生在60年代。我喜欢打篮球,年轻时候左脚跟腱拉断,只好改了游泳,和兄弟们发起了忠县冬泳协会。我天生是喜欢冒险和挑战的,2005年起,五次越野进藏,频遭险境,最终有惊无险。2009年驾车进藏,穿越木里无人区,因为邀请当地搭便车,成了好朋友……作为一名长江边出生的男人,天生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,做男人要勇于挑战,但是必须心存敬畏……讲述:易江 编辑:韩延昭

  我的父亲是抗美援朝老兵,我初中毕业后,接班进了我们当地的煤矿工作。因为年龄小,学了一年钳工,又修了一年汽车。后来厂里边组建了一支篮球队,我也成了球队里个头较低的一员。八十年代初期,缺乏娱乐节目,县体育场打球赛,就成了我们这里的一大盛事,我也第一次体验到万人空巷是什么概念。

  80年代的重庆地区,提起忠县篮球队,很多人都知道。虽然我们是一支业余的篮球队,遇上了职业球队也毫不示弱,屡次获得本地冠军,重庆地区第二名,四川省第三名……后来因为球场上左脚跟腱拉断,只得无奈离开球场。尽管以后仍然喜欢打球,却已经不能进行过于剧烈的运动,只能边缘化。

  休养几年之后,心中那个不安分的小火苗又一次燃起。不能打球了,作为长江边的孩子,还能游泳呀。我就想着试试看,能不能从夏天一直游到冬天。忠县的冬天,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阴冷,长江不会结冰,水却冷的骨头疼,幸好,我坚持了下来。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三四个人一起,后来队伍慢慢壮大,2006年,终于拉起了一支冬泳队,在寒冬里游泳,也是畅快淋漓。

  成立冬泳队之后,我们多次参加了重庆本地,以及外地组织的冬泳比赛,我们冬泳队员曾经在重庆市拿过几次三等奖,有一名队员还拿过四川省蛙泳冠军。我作为忠县冬泳队的领队,当然也希望更多忠县人能够获得名次。这是2017年我们参加重庆地区公开水域游泳比赛的留影。

  2005初,一次偶然的机会,朋友约我驾车去西藏,他把那里描绘成人间天堂,说一生不去一次西藏,会是人生一大遗憾。于是入了坑,花两万块钱买了一辆二手北汽战旗,进行了一系列改装。2005年5月,和一个开皮卡的朋友一起,六七个人沿着318线奔向西藏。

  从巴塘到芒康的路上,战旗连续两次爆胎,前车跑的远了,车上的电台也失去了联系。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前不巴村后不着店,那一段时间,只见出藏的车,未遇进藏的马,连带个口信的机会都没有。一直到夜里一点多,才终于有一辆过路车,搭便车到芒康补胎。

  穿过唐古拉山山口的时候,前面的车又一次消失了。转过几个弯,才看见前面公路的右侧坡下的沟沟里,那皮卡四轮朝天地斜翻在那里了......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,也没能把皮卡车拉上来,幸好遇到一位河南来的货车师傅,硬用钢索把皮卡拉了上来。至今我都记得,董师傅对我说:“兄弟,我跑青藏线有六年了,这种事也多次遇到,有时没人帮助那真的是想哭都哭不出来啊,我能理解你们,所以我一定要帮你,你们路上要多加小心!”

  “一路向着远方,翻越了唐古拉山,看到了珠穆朗玛,趟过了雅鲁藏布江,回到梦中的家……”有人说自驾西藏是一种病,只要染上这种病,每年都得犯一次。轮换开车几千公里,回到家的时候,一个个信誓旦旦的发誓:这辈子再也不去了。可是翻看途中留下的影像,心里不仅就又痒痒了,感觉进藏不只是心灵的荡涤,也是肉体的一次升华。

  经过充分的准备,2009年再约几个朋友,打算从云南方向走,先到丽江香格里拉再从香城至稻城,然后途径理塘,塔公,八美,四姑娘山返回,在木里县,当地一位教师告诉我们,有一条小路可以直接到稻城,不过路途很难走,途中地质复杂,滑坡不断,还要穿越数十公里的原始无人区。而另外一条路就要好几天的路程,我们决定闯一闯“木里无人区”,可是还没有走多远,就见到一辆挂京字牌照的长城越野翻在悬崖下的河里……

  网上有一些传闻,在进藏的路上,会有一些被人抛弃的越野车,那是真的。以前交通不好,走到一些特别险峻的路段,车坏了,托是拖不走的,又没有救援,只能抛弃。有一些人盲目进藏,对自己的车况不了解,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。不过现在好多了,大多地方都是水泥工路,车队救援也方便了。

  在茶布朗,我们遇上了塌方。头车刚过一半就开始打滑,赶忙刹住车时,右边的轮胎已掉了半个在坎坎外头,第二辆车也已严重倾斜,外头可是好几十米高的坡坡……正在修路垫车,天不作美,又下起了小雨。幸好遇到几辆骑摩托车的藏族同胞,一位年轻的指挥藏胞帮忙,藏胞告诉我们:这条路其实是森林防火的隔离带,平时也只有他们胆大的骑摩托车通过,还没有汽车通过。爬上滑坡之后,邀请搭了顺风车,还遇到一名忠县老乡。

  车队在山间林中如蜗牛般爬行,弯急路烂,好些个路段都要让坐车的人下车步行,车辆也必须要有人指挥才能通过。江波提醒我们:前面山上还有一处更窄更险的塌方路段。快到山顶丫口时看到了所说的塌方处,骑摩托前行的几个臧胞早已等候多时,这让我们深感意外也感动不已。我们只好用绞盘拖挂在大树上,把车一辆一辆转运上去。非常感激那几位藏胞协助我们攀爬塌方路段,翻越巨石,移动倾倒的大树,我们才到达东朗乡。

  现在我和江波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,他时长徒步到偏远的村寨诵经,也经历了很多人力无法抗拒的惊险。我们走过的那条路,听说已经修通,山里的藏胞兄弟们再不用经受滑坡断路的阻碍。江波说是我们为藏胞开辟了一条通道,其事实是藏胞兄弟帮我们通过了那条通道。

  亚丁自然保护区是稻城的中心景区,其交通不便利也是国内游客最少的景区之一,现在有车从重庆出发,两天可到。我们进藏一般选择5月份,过了6月,雪山的积雪会有融化,也将进入雨季,交通条件会更加恶劣。不管是香格里拉还是西藏,都是我们心中最为纯净的天堂,我们作为越野爱好者,喜欢挑战的同时,必须心存敬畏,不可亵渎这份自然赐予的美景。

  现在,更多时候,我喜欢在泸沽湖的边上,搭一个帐篷,弹一曲吉他,净净的享受大自然的这份宁静和惬意。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喜欢做梦,梦见更好地明天,随着五条进藏公路开通,每一个人也都有机会进藏朝圣,我也希望进藏的朋友,留下脚步,带走照片,不要打扰那里的任何生灵。

蛙泳     自由泳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新跑狗玄机图资料大全 版权所有